手机版

美联众合动物医院转诊中心
>
>
关于抗生素--鸟医有话说

关于抗生素--鸟医有话说

分类:
宠物养护
来源:美联众合动物医院转诊中心
发布时间:
2019-04-18 14:09:44


作者:唐国梁
 

撰写本文的目的并非指导非专业人士用药,而是让各位了解抗生素及其滥用的危害。本文实际讲述的是个沉重且悲观的话题,请选择性阅读。(本文部分数据及信息非第一手资料,属间接引用)
 

 
 
抗生素就是用来杀死这些病原微生物的
 
      鸟类与犬猫的生理结构有着巨大的差异,因此在临床用药上也是有着一定的差别。在临床上犬猫及鸟类可以使用的抗生素种类很多
 

 
空气中的微生物培养效果图
 
抗生素的种类
       β- 内酰胺类:属于繁殖期杀菌剂,抑制胞壁粘肽合成酶,从而阻碍细胞壁粘肽合成,使细菌胞壁缺损,菌体膨胀裂解。
 
       氨基糖苷类:属静止期杀菌剂,通过作用在细胞30S核糖体亚单位的16SrRNA解码区的A部位,抑制细菌蛋白质的合成。此类药物对听神经和肾有毒性作用,使用受到一定的限制。
 
       大环内酯类:属窄谱速效抑菌剂,其能不可逆的结合到细菌核糖体50S亚基上,通过阻断转肽作用及mRNA位移,选择性抑制蛋白质合成。
 
       四环素类:属广谱抑菌抗生素,能特异性地与细菌核糖体30S亚基的A位置结合,阻止氨基酰-tRNA在该位上的联结,从而抑制肽链的增长和影响细菌蛋白质的合成。因常见致病菌多已耐药,现在仅用于支原体、衣原体、立克次体及军团菌感染。
 
       林可霉素类:属窄谱抗生素,作用于敏感菌核糖体的50S亚基,阻止肽链的延长,从而抑制细菌细胞的蛋白质合成。
 
       喹诺酮类:以细菌的脱氧核糖核酸(DNA)为靶,妨碍DNA回旋酶,进一步造成细菌DNA的不可逆损害,达到抗菌效果。
 
       此外,还有包括磺胺类,多肽类,抗真菌类药物等等
 
       上述药物的绝大多数也可以给鸟类使用,但用法和用量和犬猫等哺乳动物存在较大差别。
 
 
这花花绿绿的药片,有食欲吗?
 

抗生素的使用及选择
       作为致病菌的细菌或真菌在环境中无处不在,甚至动物体内有时也会存在,只是处于一个比较低的非致病水平,这时是不需要用抗生素进行治疗的。只有当致病菌感染已经影响动物的健康,且动物自身无法有效将其控制杀灭时,才需要抗生素出场。
       随着抗生素的广泛应用及一些不当的使用,越来越多的致病菌变得耐药。如何选择有效的抗生素一方面需要临床医师的经验,但很多时候也只能借助实验室对采样致病菌进行培养及药敏试验了。
       时常会有朋友问鸟医鸟病了该用什么抗生素,不是鸟医不愿意帮助您,真的是回答不了啊。也会有朋友会问鸟得了沙门氏菌用什么抗生素,如果已经进行了分离培养并确定了沙门氏菌感染,只需要再多花10多个小时增加一步药敏试验就可以准确的确定有效的抗生素选择了,这也是在临床上致病菌分离培养及药敏试验比PCR鉴定菌种更实用更有用药指导意义的地方。在这鸟医恳请各位亲别再问我该用什么抗生素了,让我喝口神仙水压压惊。
 
 
鸟医独家自制神仙水,一杯下肚腰不酸,腿不疼了,连多年的鼻炎和老寒腿都好了
 
抗生素的不当使用
       一旦选择有效的抗生素,需要严格按照剂量及使用时间要求进行用药。药物的选择使用不当可能存在不同程度的风险。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和消费国。根据2012年美国《科学》杂志的报道,中国年产抗生素达21万吨,其中有近一半用于了牲畜的养殖。药物滥用及耐药性的问题更是比比皆是,这些农场动物在最终走上餐桌前会经过药物残留及细菌残留检测,对大众的直接影响相对较小,更多是由于抗生素滥用产生耐抗生素基因(ARGs)会间接的制造出“超级细菌”威胁人类健康。而我们身边的伴侣动物,包括犬猫及宠物鸟等,如果在牠们身上不当的使用抗生素带来的威胁可能就不仅仅是危害到伴侣动物本身了,也会同样威胁动物主人的健康。
 

以前做药敏实验抑菌圈都是这样婶儿的



以后的药敏实验就都是这样婶儿的了
 
因为有些细菌把裤衩穿外头了
 

后抗生素时代
       有了新的抗药菌,为啥不赶快研发新的抗生素来对抗?由于几乎所有天然抗生素都是从土壤中的细菌里分离出来,但目前实验室条件下能生存的细菌仅为土壤中全部细菌的约1%,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新抗生素的研发。而且相对其他药物来说,抗生素的研发周期长,成本高,相比西地那非和奥利司他的效益来说,投入产出比实在惨不忍睹。因此近10年来已经没有出过什么好抗生素了。我们常见的头孢克洛、头孢曲松、头孢吡肟都已经30岁了,仍然是常规的一线用药。红霉素(60岁),万古霉素(50多岁),阿奇霉素(32岁),亚胺培南(27岁),美罗培南(16岁),这些还是抵御各种感染的主力军。
 

不合理使用抗生素导致超级细菌的出现,使感染病已经面临无药可用的挑战。这类细菌的代表有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VRE(耐万古霉素肠球菌)和目前在多个国家出现的NDM-1超级细菌。英国耐药性监测实验室主任利弗莫尔博士这样描述“后抗生素时代”---其实情形很好想象,和抗生素出现以前相差无几:所有腹部手术将风险骤增,因为腹膜炎将难以控制;切除一根发炎的阑尾将变成性命攸关的大手术,因为细菌很可能会进入血液,引发危及生命的败血症。白求恩大夫当年被细菌感染,一支盘尼西林就可能救他的命,如果放到现在,多少盘尼西林可能都没用。有学者预测到2050年,超级细菌每年可致1000万人死亡。
 

 

合理使用抗菌药物,虽然不能遏制已经出现的耐药菌,但可以延缓和减少耐药性的出现,也为开发新药留出时间。
 
上一篇:
从里到外来看鸟
剪羽这件事儿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