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美联众合动物医院转诊中心
>
>
一例鹦鹉热嗜衣原体病例的诊断与治疗

一例鹦鹉热嗜衣原体病例的诊断与治疗

分类:
康复案例
来源:美联众合动物医院转诊中心
发布时间:
2018-12-11 14:29:24


1病例情况
4月龄,雄性金头凯克鹦鹉,于2017年9月14日就诊,腹部增大,精神萎靡。主人在家尝试过给予鸽子药自行治疗一周,未见改善,遂来院就诊。
 
2临床检查与诊断
生病前体重130g左右,就诊时150g。明显腹围增大,下垂,精神状态不佳,虚弱。X光检查显示嗉囊积食迟缓,体腔积液,且遮挡大部分肺部影像,在剩余的肺部影像未见肺炎征象,且听诊未见明显异常呼吸音(图1),口鼻未见明显分泌物及上呼吸道感染之迹象。粪便检查,菌群数量正常,较活跃,可见红细胞及白细胞。
一例鹦鹉热嗜衣原体病例的诊断与治疗 
 
图1. 患鸟X线正侧位影像:A.侧位X线可见嗉囊积食,体腔积液 B. VD位X线可见嗉囊积食,体腔积液
 
随后采血后进行血液学检查,结果为:
CBC
项目 数值 参考值
细胞压积PCV(%) 34 47-55
总蛋白TP(g/dL) 3.7 2.5-3.5
红细胞(个/uL) 5.89  
白细胞(个/uL) 48700 8,000-15,000
异嗜性粒细胞比例(%) 88 39-72
淋巴细胞比例(%) 11 20-61
单核细胞比例(%) 1 0-1
嗜酸性粒细胞比例(%) 0 0-2
嗜碱性粒细胞比例(%) 0 0-1
毒性分级(1-4) 3-4  
网织红细胞比例(%) <10% <10%
血液寄生虫
基于CBC检查结果表示该鸟呈现严重的炎症表现。
血清生化结果:
项目 数值 参考值
AST (U/L) 789 118-364
BA(umol/L) >200* 12-122
CK(U/L) 190 120-384
UA(mg/dL) 6.6 2.5-10.7
GLU(mg/dL) 186 170-372
CA(mg/dL) 8.3 8.3-11.1
PHOS(mg/dL) 5.4  
TP(g/dL) 3.1 2.5-3.5
ALB(g/dL) <1.0* 1.8-2.5
GLOB(g/dL) - 0.9-1.7
K+(mEq/L) 4.9 -
NA+(mEq/L) 131 -
结果显示,BA显著增高,ALB显著下降。目前在凯克鹦鹉上只有部分项目在国外文献中有相关数据可供供参考1,此表现提示可能存在肝脏损伤,引起体腔积液。
 
根据以上整体检测结果结合动物临床症状,贫血(PCV<30%)、WBC>30,000/uL、异嗜性粒细胞比例增高(>70-80%)、血清生化指标伴随AST、BA不同程度的升高,高度怀疑该鸟存在鹦鹉热嗜衣原体感染。随即保留血样进行实验室进行PCR分子检测诊断。巢式PCR采用Sachse.等人的方法和引物。2
CP1   CP2  Marker
一例鹦鹉热嗜衣原体病例的诊断与治疗
 
图2. 巢式PCR反应后电泳图,Marker为100bp Plus ladder,为CP1样品巢式PCR第一轮产物,CP2为样品巢式PCR第二轮产物。
经过对样品第二轮PCR产物回收后进行测序,测序结果在NCBI网站经过BLAST进行DNA序列比对,扩增产物序列与鹦鹉热嗜衣原体基因序列一致比对结果见图3。可以完全确定检测方法正确,检测阳性结果是准确可信的。确诊该鸟感染鹦鹉热嗜衣原体。
确诊该鸟感染鹦鹉热嗜衣原体
一例鹦鹉热嗜衣原体病例的诊断与治疗 
 
图3. 扩增产物序列与鹦鹉热嗜衣原体基因序列比对结果
3治疗
检测当日给予拜有利 5mg/kg PO BID,强力霉素50mg/kg PO SID,水飞蓟素50mg/kg PO BID口服两周后复查。2周后巢式PCR阳性结果返回。之后改为强力霉素50mg/kg PO SID,连续用药45天。1
 
4复查
分别于2周,4周,6周复查血常规。可见PCV逐渐升高,贫血状态得到改善,白细胞也有59800个/uL下降至20000个/uL左右。异嗜性粒细胞比例也有71%下降至58%,毒性分级也从3下降至1。动物整体状况恢复,体腔积液在6周复查时完全消失。同时利用6周复查血液样本进行PCR检测,复查结果为阴性未见目的扩增片段(图4)。
同时复诊时釆血进行鹦鹉热嗜衣原体抗体检测,抗体滴度为S2-S3,为阳性,见图5。
 
Marker   CP1    CP2
 
图4 巢式PCR反应后电泳图,Marker为100bp Plus ladder,为CP1样品巢式PCR第一轮产物,CP2为样品巢式PCR第二轮产物。
 
图5. 鹦鹉热嗜衣原体抗体检测结果,上为对照点,下为检测结果
 
5 小结
鹦鹉热的表型包括急性型、亚急性型及慢性型。在临床上可能出现的症状主要为呼吸道症状,具体包括:呼吸窘迫、眼鼻分泌物多、食欲不佳、呕吐、返流、绿色稀便、也可能出现神经症状,包括震颤、斜颈,繁殖期母鸟可能出现产蛋下降或停止,急性型甚至可能在没有表现出任何预先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死亡。3,4
由于鹦鹉热的病原体属于亚细胞结构,可以在显微镜下观察到包涵体,但检出率低。病原的检测除了用PCR外,还可用免疫荧光等方法。。目前可对鹦鹉热进行的实验室检测的方法主要为两类:通过扩增核酸的PCR检测方法检测鹦鹉热嗜衣原体基因和.酶联免疫吸附测定(ELISA)检测血清鹦鹉热嗜衣原体抗体滴度。上述两种方法各有优缺点,但目前在大陆鸟类临床上开展相关检查尚有一定难度。在临床上结合症状及一些检查指标的改变可能提示有潜在鹦鹉热风险,这些指标包括:贫血(PCV<30%)、WBC>30,000/uL、异嗜性粒细胞比例增高(>70-80%)、血清生化指标伴随AST、LDH、CPK、BA不同程度的升高。X光影像学及内窥镜检查,可能存在肺炎、气囊炎及脾脏肿大。3,4对于存在上述问题的病例可以考虑取样进行进一步的实验室鹦鹉热嗜衣原体检测。
对于确诊病例,多种抗生素可以用于控制治疗鹦鹉热,最为常用的是强力霉素。然而很多因素影响药物治愈鹦鹉热的成功率,包括个体患鸟的体况、发病严重程度及其他并发症的情况、是否给予足够剂量和疗程的药物。同时建议整个治疗过程全程接受兽医师的指导及定期复查。另外,治疗期间应减少钙添加剂的使用,以减少钙螯合强力霉素。4
 
 
参考文献:
[1] James W. Carpenter. Exotic animal formulary fourth edition[M]. Elsevier, 2013:190-468.
  1. Sachse, K. & Hotzel, H. (2003). Detection and differentiation of Chlamydiae by nested-PCR. In K. Sachse & J. Frey (Eds.). PCR Detection of Microbial Pathogens (Methods in Molecular Biology) (pp. 123-136). Totowa, NJ: Humana press.
[3] Mark A Mitchell and Thomas N. Tully JR. Manual of Exotic Pet Practice[M]. Saunders, 2009:250-297.
[4] Brian L Speer. Current therapy in avian medicine and surgery[M]. Elsevier, 2016:631-667.